中国疾控中心:未发现康复病人再感染或感染他人


第一站是检疫部门,等待检疫的队伍长得看不到尽头,不断有更多旅客过来排队。

她向我们梳理了自己从值机出发到落地首尔仁川机场、在机场进行新冠肺炎检测与分流,以及回至家中自我隔离的经历。

邮轮疑似暴发疫情巴拿马拒绝放行 无接触提供补给

队伍沿途设置了许多提示牌,上面用中英韩三国文字写着韩国疾病管理本部发布的公告:所有入境者都有义务安装“自我诊断手机app”,自入境之日起14天内,每天通过app报告自身健康状况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出机场的时候,机场大厅的大钟显示,已经过了凌晨一点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上午,我在ORA酒店隔离点房内向外望去,窗外是农田和山区景象,我们还在仁川国际机场所在的永宗岛上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2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从欧洲飞至韩国的旅客配合机场检疫部门进行相关检测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等待转运至隔离点的欧洲入境人员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穿防护服的司机准备转运我们到隔离点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检疫过程中偶遇的一名英国剑桥大学数学系本科生。